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国内新闻 > 新闻人物>正文

婆婆患癌时日未几 离婚37年后八旬白叟病房里复婚

时间:2017-03-08 13:19:51    来源:淘宝货源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  图为:两位老人破镜重圆

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毅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

昨日,在病房中,83岁的李超杰一会抚着老伴王庆的手,一会看看刚领的结婚证,眼中既有惊喜,又有担心。

喜!两人离婚37年后,又从新走到一起。忧!妻子病情一每天加重,时日未几。

“可能破镜重圆,最终再有个家。”李超杰说,这也是他和老伴最好的归宿。

63年前 同窗少年互生情愫

李超杰和王庆都是河南人,两人相差一岁。1954年,两人同时考入刚成破的首都师范大学,成为同班同学。

李超杰留神到王庆,既是因为两人是老乡,也是因为王庆活跃、英俊。“长得像老片子《篮球五号》中的明星。”最开始,两人遇到一起,多是谈学习聊故乡事,但跟着“轧马路”次数多了,两人的心也走得近了。

1955年,李超杰的母亲自体不好,作为独子,他要回河南老家照顾单身的母亲,于是不得不取舍休学,而这些手续,他都是写信委托王庆帮忙办理的。让李超杰打动的是,虽然只同学一年,但王庆十分热情,将休学的手续办得妥妥善当。这让李超杰觉得王庆不仅心肠仁慈,也是个能够厮守毕生的女孩。

直到1956年,他才重新返回学校。但此时,王庆已毕业分配到武汉的江汉老师深造学院工作。

一个月一两封信,成了两人传递新闻的工具。

信里都是写啥?“学习呗!”李超杰回想不起信的详细内容,但只记得,那个年代的年青人都很守旧,男女之间能谈的除了学习就是工作,他也不敢随便表白自己的倾慕之情。

1957年,李超杰也要毕业调配。为了回家照顾母亲,他抉择回到开封,对王庆的怀念只能埋藏在心底。

57年前 鸿雁传情喜结连理

通过书信交往,通过书信定情。

两人戳破那层窗户纸是通过书信开头称呼的变更。

李超杰说,当时他笃定主张寻求王庆,可通过什么方法表白,这让他很伤头脑,最后他想到一个方式。以往每次写信他都是写“王庆,你好……”,一次,他一改平常,直接写“庆,你好……”,见王庆仍旧回信,他心中窃喜。“称说变热忱了,可她没反对,这阐明她也有来往的意思。”

1958年,李超杰心中有了打算,想进一步发展关联。在当年的夏天,他写信给王庆,讯问王庆暑假的部署,还特地问了一句“你放假来开封玩么?”

答复是确定的。那年暑假,王庆到开封,在李超杰家住了一个月,闲暇时,王庆甚至帮李超杰洗起了衣服。

李超杰说,开端的时候,母亲并不看好他和王庆的这一段异地恋情,但当王庆第一次进了家门,母亲见王庆又高又美丽欢乐得不得了,一下子认可了这个儿媳,做了不少好吃的,而晚上,王庆就和母亲住一个屋。

暑假过后,“庆”变成了“敬爱的”。当年的寒假,李超杰来武汉看望王庆,就住在王庆所在学校的男生宿舍。固然热干面、炒豆丝不能满意李超杰的胃,可只有能跟王庆在一起,这些生涯习惯的差别他都感到不算啥。

1960年,靠着书信和一年两次的短聚,两人的情感又升温了。李超杰说,他写求婚信给王庆,回信在他眼中就只有两个字——“批准”。当年春节过后,两人喜结连理。不酒宴,窗户上没有大红的喜字,有的只是亲友的祝愿和新人的甜美。

当年底,大女儿出身。两年后,两人又迎接了儿子的降生。

37年前 虽已离婚心未走远

武汉、开封,一对夫妻,两个孩子。

直到1975年,李超杰才调到武汉二十一中工作,解决了两地分居的问题。但两个人就像刺猬一样,离着近了反而扎伤彼此。

李超杰说,住到一起后,才发明彼此生活习惯上有着宏大的差距,两人为此常常争吵不息,加之两人都是倔性格,导致抵触终极无奈协调。1980年,两人通过江汉区法院调停无效后,协定离婚。

“坚持间隔可能对双方都好。”李超杰忘不了两人走出法院的那一刻,他记得,王庆拿着裁决书哭了。“禄荣,你别哭,我不会辜负你的……”李超杰喊着王庆的小名,做出一个许诺。李超杰冥冥中感到,此时虽然和王庆分开了,但最终两人仍是会走到一起。

虽然搬到另外的地方,李超杰依旧爱好往熟习的那个“家”里跑。电灯坏了,他回家修,柴火没了,他回家劈……隔三差五李超杰就要去看看王庆。尔后,男未再婚,女未再嫁。

南京、姑苏、杭州、成都、重庆、乐山……虽然已经离开,但两人像一对老夫妻一样,结伴去了良多处所。

去年5月,已经81岁的王庆忽然呈现大小便失禁的情形,李超杰急了,带着前妻到医院一检讨,成果发现是结肠癌,医生本想手术医治,但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,这即是宣判了王庆的逝世刑。

子女一个在开封,一个在天津,都不在身边。李超杰只得每天到病院照料王庆。天天中午,83岁的李超杰从三眼桥坐车达到武汉市核心医院后湖院区,一口口给王庆喂本人做的饭,下战书,他再一个人回家。

看着王庆病情日益重大,李超杰在病床边向王庆说出自己的宿愿——复婚。

前日 病重之际言归于好

“哪里疼?我把床摇低一点。”“不要慌,我去叫医生。”昨日上午,楚天都市报记者在医院看到,王婆婆鼻腔里插着氧气管,谈话都很艰苦。下昼1时30分左右,婆婆突然呼吸变得急促,嘴里不停地发出“哎呦”的声音,李超杰赶快叫来医生,调大了供氧量,并上了心电监护仪器。

看着老伴苦楚的表情,李超杰眼中的两行老泪也不自发地流下来。

“懊悔,太后悔当初没好好对她。”李超杰的思路回到1961年11月。王庆临盆,而李超杰由于工作没能陪同在王庆身边。李超杰说,他让母亲来照顾妻子,当时正值三年难题时代,母亲带了一点鸡蛋和一点面饼照顾妻子,可货色却被偷,妻子就这样一个人把女儿赡养。1963年,儿子出世的时候,他依旧没能陪伴在妻子身边。

两个孩子诞生时,李超杰都不在武汉,这也是他此生最愧对妻子的事。

李超杰说,离婚之后,他没有组建新家,就是始终认为王庆是“最好的妻子”。三四年前,他就曾请求王庆复婚,但没胜利。住院后,他也屡次提过复婚,可老伴不知为何没许可。“我就是想破镜重圆,给她一个完全的家,也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“必定是被李爹爹激动了吧!”护工姜女士说,前段时光,王婆婆精力好的时候,也时常说两人年轻的时候那些事,边说还边笑。直至本月1日,王庆终于赞成了复婚。

犹如新婚般欣慰,李超杰找到了民政部分,工作职员核实了婆婆同意复婚的志愿后,2日就为两位老人办理了结婚手续。

依旧没有酒宴,照旧没有大红的喜字,但结婚照上,两位八旬白叟的笑颜依旧甜蜜。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