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国内新闻 > 中国边境>正文

红胡子:中俄边境一个世纪的匪患

时间:2018-01-10 13:59:46    来源:淘宝货源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  京剧《沙家浜》里有句唱词:乱世英雄起四方,有枪就是草头王。从清末到解放前,东北匪患严重,草头王比比皆是。不过,东北的土匪有个特殊的称号:红胡子。

  根据史料记载,东北的红胡子起源于清咸丰年间。到解放前红胡子被消灭,其存在的时间将近一个世纪。乱世之中,多数红胡子走的是强盗行径,也有效仿梁山好汉取侠义之盗的。不过,随着时局的变化,红胡子也一度成为各方势力利用的对象。

  哥萨克在红胡子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这些“带路党”联合红胡子,抢了沙俄不少的财物。日军间谍也曾想利用红胡子袭扰俄军,但出钱出枪之后,却被红胡子放了“鸽子”。

  东北红胡子也经常在影视作品中露面。1971年,张曾泽就导演了电影《红胡子》。而《林海雪原》则描写了东北联军剿匪的过程。

  对于中国东北的红胡子,俄罗斯留有不少珍贵的资料。中国旅俄学者孙越撷取其中精华,从侧面反映出红胡子随时事变迁的经过。

  在中国近代史上,凡是提及红胡子,即指关东响马,乃打家劫舍之匪(也称胡匪, 马贼和盗匪)。史上权威著书立说者,为清代吴樵,其作品是《宽城随笔》。清末民初之时,吴樵曾供职宽城吉长线路局,即吉林至长春铁路。他在东北关外,有暇游历,见多识广,遂在书中描绘红胡子,从长相打扮,武器装备,到马匹辎重,行为特点,面面俱到,给人印象颇深。

  吴樵说,关外红胡子,盛行于清咸丰年间。那时太平天国起义,闹得如火如荼,关外八旗军奉调入关,前往剿灭。其时,关外驻兵骤减,防卫空虚,恰助流寇泛滥,红胡子因此猖獗起来。后来甲午惨败,东北地区有不少清朝的溃兵散勇,他们落草为寇,加盟红胡子,致使盗匪队伍壮大,人数增至数十万之众。

  从咸丰年间到解放前,红胡子在东北活跃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。可以说,他们在东北的社会生活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

  土匪就是土匪,为何要称之为“红胡子”呢?红胡子的基本构成是汉人,从人种学上说,他们本不会长出红色的胡须,然而,红胡子一说从何而来?

  学者穆罗夫于1901年发表游记《远东的人与风俗》,他在书中说:“地方之好汉,好以红色之绳穗装饰其武器。瞄准时,将绳穗衔于齿间,以免碍事。远望,仿佛长着红色胡须。”不过,美国比林斯利教授却持另外的观点,他在1988年发表著作《民初社会中的土匪形象》。书中指出:“中国东北之盗匪,初期为遮人耳目,使用染红的中国传统京剧之髯口作伪装。”

  红胡子的起因甚为复杂,应该与中国十七世纪时的政策有关。1644至1667年间,山东百姓移民满洲者甚多,辽东地区因移民而“地利大辟,户益繁息”。河北及河南百姓迁至鞍山、辽阳和营口,而山东百姓迁至了大连和丹东。前来关东的移民,大多自主觅地耕作,不受法律保护,朝廷对其生存状况也不闻不问,采取听之任之,自生自灭的态度。时光流逝,不少闯关东者,生活穷困潦倒,难以为继。

  俄罗斯汉学家比丘林(1777 - 1853),在其著作《中华帝国之统计录》中写道,满洲移民中,有内地因罪获刑者,被遣送或驱逐满洲。此类人群,毫无疑问,将威胁满洲治安。传教士帕诺称黑龙江依兰是罪恶之城,堪称“索多玛第二”。英国作家格拉哈姆于1886年访问齐齐哈尔,称所到之处,匪患肆虐,他说,此城堪比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博特尼湾,好一个非法移民和苦役犯的天堂。

  当时满洲地区警力匮乏,治安混乱,加上关内正经历前所未有的社会和经济大动荡,农民起义,风起云涌;列强干涉,步步紧逼……这些都催生了民间匪盗红胡子。1878年之后,清朝取消满洲移民禁令,移民激增,红胡子也猖獗起来。尤其是关外的八旗军奉调入关,前往清剿太平军。此时,关外驻兵骤减,防卫空虚,红胡子的队伍更是趁机壮大。

  红胡子主力,乃十九世纪中叶移民关外者,即民间所说“闯关东”的人。其中,不仅有无依无靠,两手空空的无产者,亦有从有产者沦为无产者之徒,他们对官府的胡作非为,深恶痛绝。

  中朝边界是红胡子之天堂。据载,两国边界拓有宽为十公里的缓冲地,有红胡子进入缓冲地后,依傍崇山峻岭,在今日丹东附近建立了大本营,并不断发展壮大。至清末,这股红胡子势力竟然创立了一个准行政主体,对外称之为“夹皮沟红胡子共和国”。此后,一些朝鲜人闻之,竟也越境加盟。

  据1917年1月31日,外阿穆尔地区边境侦察报告中记载,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初期,羁押在西伯利亚和黑龙江流域的德奥战俘营,屡次发生战俘逃亡事件。他们大多流入满洲境内,其中部分战俘加入红胡子。

  在二十世纪初的满洲红胡子里,也有哥萨克,他们是典型的带路党,专门指引华人红胡子抢劫满洲境内的势力。那时,松花江右岸的新城是蒙古、北满直达海参崴的货运枢纽,也是松花江航运的重要码头之一,在商业及运输方面具有重要意义。该城内建有20余家榨油厂,两家毛皮加工厂,它们成为红胡子垂涎已久的猎物。1902年,中俄红胡子数百人策马持枪杀入新城,孰料情报欠准。当时恰有中东路卫兵百余人在城内驻扎,双方激烈交火后,红胡子被击毙百余人,俘获二十余人,其中有七人是哥萨克。

  东北的中长铁路是红胡子的主要洗劫对象,往来列车虽有士兵押运,却也经常遇袭遭劫,人员财物均有损失。人曾想对铁路沿线之莽原峻岭实施清剿,但红胡子自始至终未离开铁道两侧十公里。史书有载,红胡子客观上使东北之地免遭俄军之涂炭。故而,人憎恶红胡子亦有其原因。红胡子首领唐殿荣,祖籍山东,起初在关外充当哨官,滋事犯法,后远遁深山峡谷,集结兵勇三万余众,成为红胡子的重要一支。唐殿荣从不洗劫中国商队,专门抢夺军商之财,甚至穿越国界,深入俄境打家劫舍,获取粮草和弹药。其麾下的红胡子,枪法精湛,武艺高强,号令严明,不仅国内官军奈其不得,连俄军也大为头疼。

  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后,流落在满洲境内的俄兵甚众,对他们来说,加盟红胡子成为生存的首选。当时政府管理虚弱,中东铁路沿线警力匮乏,这是红胡子抢劫火车的主要原因。

  俄军联手红胡子打劫自家火车,一时间,中东路沿线月,中俄红胡子在哈尔滨绑架一位中国商人,逼迫其家眷交赎金20万卢布。9月,哥萨克红胡子抢劫了哈尔滨一家银行,之后几天,他们又袭击了中东路的列车。红胡子对中东路的侵扰与日俱增,以至于1907年,后阿穆尔边防警卫局局长齐恰戈夫中将,与驻北京大使波格季洛夫(1865至1908年)多次商讨加强防御,对抗红胡子的良策。但是,刚进入5月,中东路的边境车站即遭遇红胡子两次袭击,华人响马50余人联合切尔克斯红胡子20多人呼啸而来,车站俄军守卫全力抵抗,还是不敌红胡子的攻击,红胡子得手后撤离,俄军守卫损失严重。车站守军指挥官、骑兵大尉伊万诺夫身负重伤,险些丧命。

  此战之后,红胡子侵扰中东路日甚,俄驻哈尔滨领事柳巴致函大使波格季洛夫,强烈要求采取严厉措施,在铁路沿线建隔离带,并把有犯罪前科的哥萨克统统驱逐出去。1907年,警卫部队在哈尔滨围剿红胡子,他们在郊区与一队红胡子遭遇并交火,红胡子的首领竟是一位俄罗斯美女。

  进入冬季之后,俄军叛变投靠红胡子之风愈烈,11月,后阿穆尔区警卫局下属铁道营第十五连列兵伊帕林等两人,携15支前去投奔红胡子。他们刚走到半路,就被中队捕获。红胡子中除了人外,还有日本人。自1905年之后,南满铁路隔离带交由日军把守。时隔不久,这个地区便成了日本人罪犯的乐园。更有甚者,日本人小日向白朗和野中进一朗还亲率红胡子主力东拼西打,干尽土匪勾当。不过,他们与日军正规部队、特别是情报机关合作,在朴茨茅斯条约规定的日控区为日本效力。由此看来,这些日本红胡子其实是日军的间谍。

  红胡子注重武器,他们尤其喜欢清军开小差的士兵,因为逃兵随身携带着进口好枪。这些开小差的士兵不一定留用,可好枪都归了红胡子。红胡子可以自造冷兵器和简陋火器(发射有烟火药),但是新款武器和弹药却搞不到。就是抢,要么偷。

  商家从中看到发财机遇。1880年,海参崴商人就从美国旧金山贩运,然后再卖给红胡子。1906年,哈尔滨的一位法国商人被捕,罪名是向红胡子兜售左轮。一枝莫辛纳甘的价格,从50卢布至200卢布不等,一把左轮的价格,约40卢布至70卢布。的价格,从25戈比至1卢布不等。1917年,中朝边界的红胡子,主要装备的都是俄式莫辛纳甘,这些枪有相当一部分购自日本人之手,大多是日本人在满洲战场缴获的战利品,价格是100卢布。而乌苏里江流域的红胡子,还在日俄战争之后搞到了俄炮,但不是花钱买的,而是用不侵扰中东铁路沿线的日军利益地带为条件换来的。

  红胡子抢夺武器之事,也时有发生。1902年9月,红胡子突袭中东铁路1071公里处小站。他们乔装铁路工人闯进警卫哨,用短刀和左轮重伤一名俄军,杀死四名,抢走了他们的。红胡子除了使用上述近战武器,还青睐远程,因为他们经常在野外作战。1904年至1905年,日俄战争在满洲爆发,也使红胡子的武器发生了性突破。他们一方面从战场上收集军队遗弃的武器弹药,一方面趁俄军退却之际抢劫了多家俄军库。据史料载,红胡子通过各种途径,不仅得到了弹药,还雇佣最好的教练,训练部队,使其战斗素质日臻完善。

  红胡子的出行工具主要为马匹。他们惯用隐秘伏击和迂回机动战术,不仅出其不意,而且善于在复杂境遇中脱身。在二十世纪初,红胡子的战斗力已经不能小视。1917年,南乌苏里边防军政委斯米尔诺夫承认,红胡子在与俄军和日军的作战中,已经学会了现代军事知识,像构筑工事和展开、撤离散兵线等。

  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之交,满洲红胡子的势力一度扩张至境内。日俄战争前后,海参崴及其周边地区有满洲的红胡子出没。《彼得堡报》报道,当地的红胡子人数有700多。他们一旦被当地人捉到,即会送交到军事法庭处以绞刑。1906年10月3日,海参崴监狱的院子里绞死了两名红胡子,他们是第一批被人处死的满洲红胡子,罪名是“武装抢劫”。之后,还有两名红胡子因为杀人越祸被处死。人说,被处极刑的红胡子,面对死亡毫无惧色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当时海参崴的红胡子确实猖獗,他们的营生主要是绑票和敲诈。不仅绑架华人,也敲诈人。1909年9月,红胡子跟踪了私立尼古拉耶夫学校的两名小学生并实施了绑票行为。两名小学生的父母交了赎金,一周以后,他们获释。

  此前的1906年,海参崴还发生过一起红胡子绑架中国孩子的案件。被绑架的男孩叫张小楼,红胡子作案后,向其父母索要巨额赎金。张小楼的父母选择了报警。最后,局长库兹涅佐夫率几十名俄警,以送钱为诱饵,诱使红胡子上钩,设伏全歼红胡子小队,活捉了海参崴著名的红胡子头目马五。不过,警方亦非常胜之军,1907年,商人别洛夫的小儿子被红胡子掳走,别洛夫报了警,局也无可奈何,只能与红胡子谈判,最终双方同意以4500卢布成交放人。

  富豪是红胡子的主要猎取目标。俄商斯彼林斯基做木材生意,拥有南满铁路的一段支线,他在海参崴可谓腰缠万贯。被红胡子盯上后,斯彼林斯基一开始送些小钱。熟料,有一日,红胡子突然包围了其铁路支线上的小站苇沙河,数十名红胡子举着枪冲进机房,先是对空放枪,之后绑架了工程师。当地接警后,立即向后阿穆尔边防警卫局局长齐恰戈夫中将汇报。警方和红胡子谈判,红胡子索要50万卢布,斯彼林斯基说,最多给10万。而最终的结局不详,工程师也彻底消遁了。

  《阿穆尔边疆报》记载,1908年9月,红胡子在大白天袭击了上阿穆尔公司押镖的黄金运输队。《远东报》记载,1908年6月,50多个逃跑的苦役犯组成的红胡子小队(其中有6名格鲁吉亚人),袭击了一个俄罗斯村庄。《莫斯科之声》记载,1908年9月,150多人的红胡子包围了恰辛纳村,威逼村民交出五百普特的面粉和衣服鞋帽。

  从1912年开始,俄军上尉阿尔先涅夫(1872年-1930年)多次率领俄武装探险队,前往双城子地区的深山老林开战军事探险,其中一项重要任务,即打击泰加森林的红胡子。阿尔先涅夫于1912年2月6日上书俄阿穆尔总督贡达季,详细陈述了多年来红胡子在俄境内的人员成分、武器装备、活动特点和部队分布,以及如何配置部队实施剿灭的计划。很快,他的报告得到了贡达季的批复。

  阿尔先涅夫提出,为了围剿红胡子,需要做好战前侦察和情报工作,比如挑选异族人作为探子,深入林间,收集情报。之后,阿尔先涅夫根据红胡子的特性,组成15人至20人的围剿小分队。人员选用方面,有当地、护林员和中文翻译等。他制定了“轻装前进、谨慎追踪、隐蔽行动和迅速出击”的作战方案,他甚至提出,在追击红胡子的过程中,不用骑兵,以免暴露。他的计划得到了阿穆尔总督的批准,俄官方还号召和动员广泛的社会力量,支持阿尔先涅夫进剿红胡子。

  1912年4月22日,阿尔先涅夫的围剿分队兵分两路出发了。但是,直到五月中旬,也未发现红胡子的踪影,只抓到了八百多中国劳工。抓中国劳工的理由是身份不明,有非法越境务工之嫌。阿尔先涅夫在长达10个月的围剿中,并未与红胡子发生交火,但他却搜集到有关红胡子的很多重要情报,并从军事的角度,对双城子北部和中央地区的人口分布、气候、地理、动植物和水文资源等,进行了详细的考察。俄军动用骁勇之军,试图剿灭红胡子大患,但最终成效甚微。直到苏联时代,在红军的打击下,俄境内的红胡子,才逐渐销声匿迹。而随着东北联军的清剿,中国东北的红胡子,也终于灭绝。

  

红胡子:中俄边境一个世纪的匪患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